“貴州戰法”書寫減貧奇跡精彩篇章

發布時間:2020-10-06 08:11   來源:貴州日報  

  地處中國西南、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的貴州,是全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和決戰區。

  5年前,習近平總書記在貴州視察時強調,要在精準扶貧、精準脫貧上下更大功夫,始終做到“四個切實”“六個精準”“五個一批”。

  牢記囑托、感恩奮進。5年來,貴州始終牢記習近平總書記殷殷囑托,始終堅持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,深入實施大扶貧戰略行動,持續打好脫貧攻堅“四場硬仗”,探索出一系列精準管用的“貴州戰法”,推動貴州大地發生了歷史性巨變,書寫了減貧奇跡的精彩篇章。

  曾經,貴州是全國貧困人口最多的省份;現在,貴州是全國減貧人數最多的省份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貴州累計減少貧困人口892萬人,每年減貧超過100萬,貧困發生率從26.8%降至0.85%,57個貧困縣脫貧摘帽。貴州牢牢掌握了按時高質量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主動權制勝權,創造了脫貧攻堅的“貴州樣板”。

  組組通:打通貧困地區脫貧致富“最后一公里”

  普定縣化處鎮焦家村,2018年1月修建通組路后,開始種植韭黃,如今不僅種得好,還敲開了廣東、浙江等地市場大門,當地老百姓把通組路稱作“韭黃產業大道”;烏蒙深處的威寧自治縣呂家河村新建10公里的通組公路,讓村民夏勇種植的烤煙再也不愁賣……

  要想富,先修路。出行難是貴州決勝脫貧攻堅最突出的短板之一。2017年8月,貴州在全國率先啟動農村“組組通”硬化路三年大決戰,全力破解交通瓶頸制約農村發展難題。

  快馬加鞭。截至2019年4月,僅用20個月,全省完成“組組通”7.87萬公里路面建設任務,3.99萬個30戶以上村民組通暢率從2017年6月的68.9%提高至100%,惠及1200萬農村群眾,打通了貧困地區脫貧致富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  通組路一頭連著鄉村、一頭連著產業,在方便村民出行的同時,也為鄉村發展注入新動能。

  一條條資源路、旅游路、產業路應運而生。據不完全統計,“組組通”建設帶動貧困群眾約25萬人次,帶動增收27.1億元;帶動農業產業發展500余萬畝,鄉村旅游村寨突破3500個。

  如果說“組組通”是打通農村公路的“毛細血管”,那么貴州四通八達的鐵路、航空、水運等立體交通,則是連接這些“毛細血管”的大動脈。

  “地無三尺平”的貴州在交通基礎設施建設中念好“通字訣”。2019年底,全省高速公路通車里程突破7000公里;成貴高鐵通車,高鐵運營里程達1432公里;民航旅客吞吐量突破3000萬人次,貴州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已然形成。

  市市通高鐵、縣縣通高速、“村村通”“組組通”硬化路,打通致富“最后一公里”,鄉村“微循環”愈來愈活絡。“毛細血管”通了,“大動脈”活了,貴州更“貴”了!

  畢節七星關區大白蘿卜遠銷迪拜,安龍縣食用菌俏銷日本,江口“梵凈抹茶”走向世界……黔貨有如“猛虎下山”。今年上半年,“黔貨出山”銷售農產品205.7億元。

  “大遷徙”:書寫易地扶貧搬遷的“貴州奇跡”

  今年41歲的楊老廈,原住月亮山腹地的榕江縣興華鄉高排村,靠種田為生。自去年年前搬進榕江縣城臥龍小區,如今還有了穩定工作,“每天早上八點上班,下午六點下班,有七八十元收入,比種地強得多!”

  貴州窮,很大程度上貧在“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”。在一些貧困山區,喀斯特地貌突出、生態環境脆弱,有專家斷言很多區域“不適宜人類居住”。

  民之所望,施政所向。2015年12月,貴州率先在全國打響易地扶貧搬遷“第一炮”,烏蒙山脈、武陵山區、滇黔桂石漠化區,一場壯闊大遷徙全面鋪開。

  “十三五”期間,貴州搬遷總規模188萬人,其中貧困人口154萬人,整體搬遷自然村寨10090個。

  在實踐中,貴州創造性探索出了“六個堅持”,即堅持省級統貸統還、貧困自然村寨整體搬遷為主、城鎮化集中安置、以縣為單位集中建設、不讓貧困戶因搬遷而負債和以產定搬以崗定搬?!    ?/p>

  2019年2月,貴州又作出了全力構建基本公共服務、培訓和就業服務、文化服務、社區治理和基層黨建“五個體系”后續扶持制度性安排,著力寫好易地扶貧搬遷“后半篇文章”。

  在晴隆縣“阿妹戚托小鎮”,搬遷群眾都有一個新身份——“新市民”。享有同等城市配套、同等公共服務、同等市民待遇;享受子女免試就近入學、辦理出入境證件等39項公共服務。

  在后續扶持中,貴州把就業放在最突出位置。通過發展產業、勞務輸出等方式,確保有勞動力搬遷家庭每戶至少一人穩定就業。截至今年8月,全省有搬遷勞動力家庭40.54萬戶96.56萬人,已就業88.13萬人。

  四年多來,貴州交出了一份亮麗答卷:全省建成安置點946個,累計建成住房45.39萬套,搬遷入住188萬人,其中城鎮化安置179萬人,占比95.2%。

  從“憂居”到“優居”,從“苦業”到“樂業”。如今,188萬貧困群眾搬出大山,迎來嶄新人生。

  產業革命:深刻改變農業發展方式

  “我種刺梨有四年,頭年賣了三千元,二年賣得六千元,三年四年有八萬元。”水城縣野鐘鄉野鐘村退休支書鄧吉棟說,他是村里種植刺梨帶頭人,種有10畝刺梨,“今年爭取掙到5萬元。”

  曾經的野鐘村,種的是包谷、烤煙。在農村產業革命縱深推進的浪潮下,如今野鐘鄉種植刺梨5.5萬畝,種植農戶334戶,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27戶。2019年,野鐘鄉產出刺梨鮮果373噸。

  “樣樣都有、樣樣都不成規模。”多年來,由于受交通、資金、觀念等多種因素影響,貴州農村產業“小、散、弱”的特征較為突出,農產品“好的不多、多的不好”;農產品加工方式粗放、產業鏈短、附加值低。

  2018年初,貴州提出“來一場振興農村經濟的深刻的產業革命”,圍繞產業選擇、培訓農民、技術服務、資金籌措、組織方式、產銷對接、利益聯結、基層黨建“八要素”,深入推進思想觀念、發展方式、工作作風“三場革命”。

  通過兩年多的努力,農村產業革命取得突破性進展。2019年,貴州蔬菜、茶葉、食用菌和辣椒等12個農業特色優勢產業產銷持續強勁增長,壩區畝均產值增長30%以上,農業增加值增長5.7%,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1萬元大關。

  今年,12位省領導繼續領銜高位推動12個農業特色優勢產業,研究制定各產業年度方案,部署推進督導,解決存在問題,進一步加快全省農村產業發展從自給自足向參與現代市場經濟轉變、從粗放量小向集約規模轉變、從單一種植養殖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轉變等“六個轉變”,推進更大規模黔貨出山,為持續穩定脫貧、實現鄉村振興奠定堅實基礎。

  在希望的田野上。今年上半年,貴州農業增加值增長5.5%,增速繼續位居全國前列。全省蔬菜總產值511.16億元,同比增長9.7%,食用菌、水果、茶葉等都實現了逆勢突破、快速增長。

  “3+1”保障:補齊短板提升民生福祉

  “現在再也不用下山挑水啦!家家都喝上了干凈水!”望謨縣樂旺鎮貓寨村水井灣組村民梁朝順感嘆今昔之變。

  貓寨村地處麻山腹地,屬于深度貧困村。今年1月,望謨縣脫貧攻堅聯合省州縣督戰水利專班排查時發現,該村水井灣等4個組飲水不穩定,隨后督導并幫助修建蓄水池3座,惠及村民65戶329人。

  發展為要,民生為本。貴州加快補齊教育醫療住房和飲水安全短板,讓貧困人口真正實現學有所教、病有所醫、住有所居和飲水有保障。

  教育——從“有學上”到“上好學”。貴州持續壓縮6%的行政經費用于教育扶貧,深入實施教育精準脫貧“1+N”計劃,扎實推動教育惠民舉措。在西部率先實現縣域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發展,實現建檔立卡貧困家庭輟學學生動態清零。

  醫療——從“看病難”到“真方便”。各地加快完善醫療保障體系,不斷提升基層醫療服務能力,切實解決基層群眾看病難、看病貴、看病遠的問題。在全國率先建成省市縣鄉四級公立醫院遠程醫療服務體系,完成行政村衛生室建設和合格村醫配備,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參加醫療保險,實現“三重醫療保障”。2017年,將遠程醫療服務延伸到全省1543個鄉鎮衛生院,遠程醫療實現“鄉鄉通”。

  住房——從“茅草房”到“新樓房”。貴州積極探索實踐,制定農村危房改造對象認定標準?;就瓿赊r村危房改造、老舊住房透風漏雨和人畜混居整治任務。

  飲水安全——從“有水喝”到“喝好水”?;窘鉀Q288.24萬農村人口飲水安全問題。

  不獲全勝,決不收兵。今年,面對脫貧“大考”和抗疫“加試題”,全省上下抓緊抓實掛牌督戰,向最后的深貧堡壘發起總攻,奮力啃下最后的硬骨頭,確保高質量,打好收官戰,徹底撕掉貴州千百年來絕對貧困標簽。

  編輯:李奕璇

  統籌:汪東偉

  編審:干江沄

湖南快乐十分彩